? 未来四年世界篮球大赛还在亚洲 小组赛被团灭的兄弟该有点不同?_东方心经资料|香港东方心经资料|六合彩资料东方心经|东方心经码报资料大全

未来四年世界篮球大赛还在亚洲 小组赛被团灭的兄弟该有点不同?

发布日期:2019-09-12 04:53   来源:未知   阅读:

  这场4分的胜利是我们直通东京的必要非充分条件,但是它毕竟来了,我们至少在亚洲保留着最后的尊严!

  【聚焦2019篮球世界杯专题】【腾讯体育全程视频直播2019篮球世界杯全部92场比赛】【中国男篮征战世界杯专题】【篮球世界杯前方天团】

  当今天下午伊朗队9分战胜安哥拉队的消息传来,对于中国男篮的信号已经格外清晰。4天之前,与波兰队比赛的结局揭晓前,我们都没料到直通东京之路会如此艰难。

  因为作为东道主的日本队自动获得奥运参赛权,2020年将是自2008年以来,又一次有至少2支亚洲球队出现在奥运赛场。这对于和非洲一道被视为世界篮球洼地的亚洲而言诚然是好事,但若还是游走一番一胜难求,也很难说有收获。

  由于下一届男篮世界杯将由菲律宾、日本和印尼联合举办,加上东京奥运,2019-2023这一周期内的世界大赛主战场都在亚洲。本届世界杯小组赛1胜14负的整体战绩让人感叹前路艰险,而亚洲球队将以何面貌和策略投入下一个备战周期,或者说得更实在些,下一个在世界大赛小组阶段出线的亚洲球队,还要让人等多久,这不能不让人深思。

  至少在目前阶段,诸如年龄结构老化、归化效果不显、出海人才乏力等每届必聊的话题,虽偶有改观却沉疴已久。不仅挑战欧美的底气攒不起来,甚至连菜鸡互啄的非洲兄弟,以其下一个年龄段的人员储备都有想先行一步的趋势。所谓危机四伏,绝非危言耸听了。

  全队基本实现“90化”,并不能轻言年轻化道路有了成效,还得看成为这代人真正的担当。倒是在同处东亚的日本和韩国逐渐完成阵容迭代后,伊朗、约旦这些西亚老对手,队中的顶梁柱似乎永远也打不完“最后一届”。

  下午伊朗击败安哥拉的比赛中,36岁的巴赫拉米得到全场最高的23分。34岁的哈达迪小组赛尚能取得接近13+12+5的豪华数据,伊朗在和西班牙的最后一役中也的确诠释了虽败犹荣,但往前看——玄冥二老缺席的亚洲区预选赛,伊朗到最后一轮才踉跄出现的场景,会不会是“后巴哈时代”的常态?

  这对老伙计,加上也快36岁的阿巴斯,打从上一届世界杯就以为是“最后一届”,但还是生生硬挺了5年。但是这回很难再有意外了,而陪着他们一道告别的还有我们心疼的易建联。考虑到3支球队中仅有一支能直通东京,这届世界杯可能真是他们在世界舞台的最后一战了。

  但让人钦佩而又心酸的是,至少哈达迪和易建联,还是各自队中最稳的那个。即便是细数亚洲球队中这回冒尖的新鲜面孔,譬如首场就砍下大两双的“约旦姚明”阿尔德瓦里,他也已经26岁了。

  官方数据显示,伊朗、韩国、hkjc香港赛马会直播,约旦三队的平均年龄相仿,在28.6岁到29.1岁之间,位居所有球队的中游。平均年龄29.5岁的菲律宾队是第九“老”的球队,而虽然平均26.1岁的中国男篮看起来如此年轻,却依旧让我们对未来难言乐观。

  虽然小组赛最后一轮大比分输给美国,但日本队以其年轻化、国际化的人才储备,被认为是有可能改变下个大赛周期亚洲格局的球队。奥运会东道主效应对于各单项发展的加成作用不容小觑,更别提日本队目前拥有2名下赛季将征战NBA的球员——八村塁和渡边雄太,马场雄大和比江岛慎也在今年的夏季联赛一试身手,日本俨然成为亚洲最大的NBA球员输出国。

  这个位置原本是属于中国的。但是在易建联随达拉斯独行侠队打完季后赛后,中国球员在NBA的足迹几乎断档,而最近几年周琦、小丁外加阿联自己,也开始了边缘性艰难试探的过程。世界杯、奥运会等世界大赛原本是NBA边缘人重新获得潜在合同的机会,就像2016年里约奥运会后阿联短暂结缘湖人一样。但这样的情节,今年很难想象会在周琦、王哲林、郭艾伦等“适龄球员”身上发生。

  比起NBA、美国大学甚至高中球探早早去非洲“圈地”、“抢人”,抢占人才高地的劲头,让人萌生“NBA下一代”遐想的亚洲人总是零星散布。除了目前逐渐起势的日本新星外,像菲律宾16岁的小将凯伊·索托也早早获得球探的青睐。

  本届世界杯亚洲各队得到锻炼的新人中,除了八村塁实力远超同龄人外,年轻球员的出道不免面临着被老将核心和规划球员双重挤压空间的压力。作为更年轻一辈亚洲球员的整体表现,我们不妨调取最近两年世青赛的成绩单:今年7月的U19世青赛,菲律宾和中国队分列16支球队的第14和16位;去年的U17的排名也很稳定,第13和15。

  本届世界杯所有6支亚洲球队中,中国队是唯一没有归化球员的。其中韩国、约旦、菲律宾三支球队的得分王都被归化球员包揽。刚刚结束的与韩国队尊严保卫战前,归化中锋罗健儿就成了备战时重点防范的对象。他在实战中也的确用“20+10”的两双给中国队内线造成了不小的麻烦。

  从约旦的塔克,到菲律宾的布拉奇,国际篮联对于每队仅能带一个归化球员的限定,让用这招短期内本质提升亚洲球队实力的愿望变得不切实际。

  至少从本届世界杯看,亚洲球队对于球员归化的选择使用上也存在着功能单一、年龄偏大等通病,让归化对于成绩的提升并没那么理想。所有亚洲归化球员中,上述三位加上日本的法泽卡斯,是30岁以上的老将。唯一的“90后”,伊朗队2米14的英国、伊朗双籍中锋杰拉米普尔,原本是招来作为哈达迪继任者的;虽然数据尚可,但过几天就要在中国过28岁生日了。

  和队中扛鼎多年的老大哥一样,多数归化球员虽有即战力,但年龄所限,若所在球队能直通东京,2020大概率也是最后一届了。紧接着,又是下一轮的选人和招募,如此往复,能雁过留声者寥寥。

  八村塁和所有日本球员的肤色都不一样,但他并非归化球员,而是货真价实的混血日本公民,在成材期就被成功挖掘,如今得以反哺日本篮球。在未来这个大赛周期内,这或许也能给苦苦归化而并不讨喜的亚洲各队以启示:这寻材的过程,对于拥有世界上最多人口过亿国家的亚洲,理应拥有更广阔的天地。